在昼犹昏

来来来,先发一篇百花的小趣事(。v。)

 有一天。。。

张佳乐:“大孙,大孙,我们买条狗吧!(。ò ∀ ó。)” 
孙哲平:“嗯,你想买什么品种的?” 
张佳乐:“我要买大狗!(。ò ∀ ó。)” 
孙哲平:“。。。” 
(警告:你们的脑电波不在同一频道上哦) 
 
 
孙哲平:“为什么?小狗不也挺好的吗?小巧玲珑(什么鬼!)” 
张佳乐:“唉,这你就不懂了╮( ̄▽ ̄)╭,大狗可以从小玩到达大,而小狗呢,玩来玩去还是这么小╮( ̄▽ ̄)╭,很不划算呢╮( ̄▽ ̄)╭!” 
孙哲平:“。。。” 
(作者:大孙你被嫌弃了哟(・ω・`)!等等,这玩来玩去是什么意思(╯°Д°)╯︵┴┴!还有,张佳乐你想对你的狗怎样(╯°Д°)╯︵┴┴!还有,别搞得好像是黄*暴*小说一样,会被封的(╯°Д°)╯︵┴┴!) 
。。。 
(作者:咳咳,不好意思,刚才太激动了,麻烦帮我把桌子摆好,谢谢QAQ。) 
 
 
番外: 
张佳乐:“大孙,大孙,你在写什么?” 
孙哲平:“哦,没什么,就是在写《论大狗在张佳乐魔爪下存活的可能性》” 
张佳乐:“。。。” 
 
 
呃,让我们回归正题(。・ω・。): 
张佳乐:“大孙,大孙,我们买条母的大狗好不好?(。ò ∀ ó。)” 
孙哲平:“。。。为什么?(突然有种不想再问‘为什么’的冲动,,这是肿么回事?)” 
张佳乐:“因为我们在一起不能生孩子呀,那么就让她帮我们生好了!╰(*´︶`*)╯”(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孙哲平:“。。。(我发誓我再也不问‘为什么’了!QAQ)” 
 
 
孙哲平:“你看呐,母狗是会有生理期的,那多麻烦呀!” 
张佳乐:“那难道公狗就没有遗精吗?!!( ー̀дー́ )” 
孙哲平:“。。。你是听谁说的?!!Σ(っ °Д °;)っ” 

这几天写了个【喻黄】的,机器人梗的,后面是亲妈结局哦(-v-),文笔不好QAQ。。。先发第一二章吧

第一章 相遇

那是一段禁忌的爱恋。他,叫黄少天;他,叫喻文州。
从他的生命开始,就是一片流动的湛蓝,就像天空的颜色。

他不记得他是怎样从那装满液体的容器中出来,然后再坐上这辆豪华轿车的,好像是被四个黑衣人带走的。他只记得今天的日期,8月10号。

“记住!你是一个机器人,永远都是!你的生命的意义就是服务人类,绝对不能攻击人类,不然......最后,绝对不能爱上人类!"他不知道为什么脑中一直有个声音在瞎嚷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也已经不记得了。

他按了按微痛的太阳穴,把车窗降下,让扑面而来的清风把大脑内的烦杂一并吹去。

"绝对不能爱上人类!绝对不能爱上人类!绝对不能爱上人类......”他好像是在和脑中的声音赌气似的小声嘟嚷:“哼,我就要爱上人类!怎么着?”

轿车绕过一个半径3米的喷泉,停靠在一栋欧式别墅正门前。这是一栋以白色为主色调的别墅,尖塔形斜顶,白色灰泥墙与攀附其上的青翠藤蔓,木质栅栏与柱式装饰,清新又不失庄重。

管家早已在门前等候,领着他走进屋内,油亮的木地板上铺着大幅的红色暗花地毯,墙上镶嵌着工艺精致的护墙板。管家领着他拐进会客厅旁的一条走廊,走到尽头的一扇白色木门前,停下脚步,说:“进去吧,你的主人就在里面。”

他有主人,是的,因为他只是一个机器人,只是一个物品。永远没有自由,可以任人买卖,甚至可以随喜好来决定他的生死,没有一个人会关心他,因为他只是一个人类制造出来的物品,为了满足人类的需求而存在,就像手机游戏里会说话的汤姆猫一样,会和人说说话,你也可以逗逗它,虽然脑残了点,但同样道理,谁会爱上它呢?

他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木门,命运是改变不了的!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花园,灿黄的阳光倾泻在一棵大榕树上,阳光从枝叶间的罅隙里洒下,点点光斑在树下一人的身上游走着,他正在看书,听到动静后抬头向木门那边看去,正好与他的目光相接,他俩都愣了愣。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就只剩下彼此。

“咦?你在看什么书呢?好看吗?好看吗?好像好好看的样子,哦哦,原来是这本书,我以前也看过,好好看的!你看到哪了?原来看到这了,我告诉你呀,最后......啊不,剧透会死全家的,不过我没有家人。不过在树下看书是不好的,况且是在下午阳光最盛的时候,对眼睛非常不好的!你要......”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就很想说话,迫不及待的,就像是人们在阴雨天里看到的第一缕阳光。

“我叫喻文州,你叫我文州就行了,"树下的人柔声打断了他的话,对着他轻轻地笑,明媚,淡淡,带着一种让人眯眼的耀眼,照进他的心里。

“黄少天"

“嗯。”
"哼,我就要爱上人类!怎么着?"命运却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第二章 相爱

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天起,已经过了几个月了。对于黄少天来说,这几个月过得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他不清楚在这几个月里像小苗一样渐渐萌发的感情是什么,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希望永远不要醒吧!他是这样想的。

但对于喻文州来说,他就理智多了。他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但他从来没有对黄少天说过,哪怕是一个字,因为他不希望成为那个捅破窗户纸的人。就这样一直过下去吧,他和他,谁都不要捅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一旦捅破,狂风就会猛灌进来,吹走你所拥有的一切。人类和机器人是绝对不能相爱的!

只是他没想到,最先捅破窗户纸的人是自己。

喻文州总是很忙,黄少天在一天里也只有上午和晚上见得到他。即使是在早上,喻文州都是在书房里度过的,黄少天则躺在书房里一张宽大的贵妃椅上,一直说话,一直说话......喻文州也不觉得烦,反而听得津津有味,时常还会应和几声。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呀?一天到晚都出去,也只有晚上的时候有时间陪我聊会儿天,你知不知道我在家里有多闲吗?我去找房子里的其他人聊天他们都不理我,就我在自言自语。所以我每天除了发呆还是发呆!我都快得抑郁症了!你爸妈知道吗?知道吗?”黄少天看着书架上摆满的各种各样书籍,都是些关于历史啊政治啊什么的,黄少天表示他宁愿发呆也不愿看这些深奥的书,不然他也不至于对喻文州抱怨。

“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喻文州停下手上的工作,坐到黄少天身边,面不改色的说道,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似乎他说的并不是自己的事。

黄少天愣了愣,不禁感慨,这得是经历过多少风霜的人,才会有的沉稳和坦然。虽然他比较话唠,但也不是个喜欢戳人痛处的人,所以也就不再说了。

“这个社会就像是一个太极圈,一半黑一半白,两者相互融合,相互影响,缺一不可。白的就比如是一些经营公司什么的,而我的工作就是那黑的一半。”

黄少天把头枕到喻文州的大腿上,舒服地转了个身,对上了喻文州灿那若星辰的眼眸,呆了会儿才说:“啊?那这么说的话,你就是类似于黑社会老大那样的厉害角色?但你一点都不像那种狂拽炫酷叼炸天的人啊!你给人的感觉就应该是个大老板,开着法拉利去上班的那种!”
“嗯,所以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希望......有一天,人们会认可我们,成为太极圈黑色部分中的白色的那一点......"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眼中的无奈与悲伤。

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了喻文州眼中的那一丝变化,他从没见过那样的喻文州,在他心中喻文州永远都是微笑着的,从不会流露出其他情绪,除非他非常在乎这件事......

“文州,你的生日是在什么时候?”

“2月10日。”喻文州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少天。”

“没什么,就在想在你生日时要送什么礼物给你才好。”

黄少天暗自拽紧了拳头,他一定要在喻文州生日之前帮他实现,一定!!!

喻文州伸手轻轻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又恢复了笑容,道:“随便送什么都行啊,心意才是最重要的。你的生日吗呢?”

“哦,你是说生产日期啊,当然有啦!虽然我记性不太好,但就个日期嘛,怎么会忘记!况且是那么重要的日子,怎么可能会忘了呢......8月10日,我的生日是8月10日!”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生日,因为那是他和他相遇的日子,也是他生命开始的日子。

“嗯,8月10日......”喻文州听到这个日期时一愣,自己好像对这个日期很熟悉,但......一时竟想不起来,可能过一会儿就会想起来了吧,所以也就不再细想了。
下午喻文州又出去了,到了晚上十二点多才回来,他们聊了会儿就睡了。黄少天在喻文州怀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他其实是并不需要睡眠的,但他希望可以和人类一样,更准确的说,是更像人类一些,即使他只是个机器人。嗯......自己怎么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和喻文州一起睡觉呢?记忆真是弱爆了!嗯,难道是记忆芯片出了问题?我才刚出产不到几个月诶,这质量我也是醉了......不过,就算什么都忘了,只要记得他就好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睡颜,目光扫过长长的睫毛 ,最终落在那俩片薄薄的唇瓣上,就像着了魔一般,竟一时移不开目光。就一下,应该没关系吧......喻文州转过身,正好和黄少天面对面,距离近得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都喷在脸上,一阵麻痒。为了不吵醒黄少天,所以喻文州只是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下,虽留恋,但还是离开了他的唇。不禁有些恍惚,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从来都没对谁有过这样的欲望。喻文州自嘲地笑了笑,看来,自己是真的爱上了这个机器人......

其实当时黄少天并没有睡着, 柔软而酥麻的感觉从唇上传来,难道就是人类所说的吻?!!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爱情中的人都是傻了,即使知道再进一步可能就会失去一切,可还是不甘心地要再进一步。

俩人各怀心思,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晨,俩人都很有默契地都不提昨晚的事,随便聊了几句,就一起去吃早餐了。今天喻文州并没有什么事去处理,所以就很难得地留下来陪黄少天。黄少天可乐坏了,嘴炮子一直停不下来,闹得整个别墅都鸡飞狗跳。可怜了我们的管家大大,实在是受不了了,就跑到喻文州那儿去投诉,结果被喻文州三言两语就把话题给带跑了,正讨论着晚上要准备什么黄少天喜欢吃的呢!我们的管家大大泪流满面......QAQ

“少天,你还没去过游乐园吧,去走走?”喻文州笑着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笑道。

“好啊好啊,还是文州最懂我。诶诶游乐园?我可不是小孩子......(以下省略1000字)”

一辆奔驰在某人的话唠中驶向游乐园。

这是一个大型的游乐园 ,游客很多,但并不显得拥挤。

黄少天从没见过这么多的游乐的玩的,兴奋地拉着喻文州跑到一个喜羊羊那儿,要了俩气球,一个黄色的,一个蓝色的。

黄少天忽然感觉到一个火热的目光射在自己身上,很不自在,就回头看了眼,顿时呆在了原地,那只拿着气球的手不知道怎么就松了,一只黄色的气球悠悠地飘到了天上,渐渐隐入了云中,再也看不见了。

每个机器人都会有一个标志,像黄少天这种新出产的机器人的标志一般会在脖子那儿,所以当人们用异样的眼光看黄少天时就不难解释了。黄少天自然是知道会这样的,可还是感觉心里被挖空了一块,这种像是在看异类一样的眼神,让他清醒的意识到,他不是人类,而是一个机器人。虽然脸上依旧笑着,嘴上依旧话唠,但心里却像被刀割了一块一样。

喻文州显然也感觉到了,紧紧握住了黄少天的手,像是要把它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一样。本来只是想着黄少天在别墅里呆了那么长时间了也没出去过,就带他出去解解闷,竟没有考虑到黄少天的感受,这次真是失策啊!

黄少天感受到了来自手中的力量,眼眶不禁有些发热。他总在自己最无助时给予援手,让自己可以自由地前进。黄少天知道,他总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微笑着注视着自己,当自己遇到困难时,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挥舞手中的魔杖,困住一切敌人。所以,就算是别人的冷眼又怎样,只要他还在自己身边!

晚上喻文州从管家口中得知,黄少天并不喜欢吃秋葵,所以除秋葵外做了十几样美味精致的菜式,看得人不禁流口水。黄少天看到这架势时也是吓了一跳,“哎我去怎么这么多菜啊今天是不是有客人啊但不见他们啊还是说这些菜就我们俩吃以前也不会这样的呀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但怎么没听说过呀是我见识太少了吗还是这个是新定的说真的我们真的可以吃的完吗我觉得就算是吃个几天几夜也吃不完那如果真的吃不完那不就浪费了吗话说家里的冰箱够大吗够大吗......”黄少天的话唠技术又见长了,说话时几乎都不带停顿的。我们的管家大大又不好了,如临大敌。

喻文州等黄少天说完了才一脸淡定地说道:“少天,吃饭吧,不然菜凉了就不好吃了。”(管家大大乱入:太心疼少爷了,他是怎么忍受的?QAQ)

美味的饭菜终于把黄少天的嘴给堵住了,就算是说话也只能发出“嗯哦......”的单音。

烛火映照着桌上丰盛的佳肴,和彼此的脸,一切好像都变得迷幻起来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菱角分明的侧脸,不禁想起那个吻,一阵脸红心跳,就更是不敢看喻文州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嘴角轻轻上扬,少天真是可爱呢!

俩人一直都没说话,晚餐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

喻文州从浴室里出来,用毛巾擦了擦头上湿漉漉的短发,才发现少天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笑道:“少天,怎么了?”

“没......没什么,睡觉吧!”他无法忘记那晚发生的事情,不管是因为什么,他想都要问清楚,喻文州到底是喜欢他的,还是只是一时的冲动。

关了灯,俩人躺在床上,夜里黑得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黄少天难以入睡,他之前几次都想要找喻文州问问,可心里终是怕喻文州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所以一直都没问。但他无法忽视心中那强烈的感情,再不弄清楚,他可就要变成神经病了。今天不管怎样,一定要弄个清楚!

他想要,再进一步!

“文州,我......”黄少天翻身坐起,俯身吻住了喻文州,趁喻文州愣神时顺利撬开齿贝长驱直入,追逐着喻文州的舌,与之纠缠。等喻文州反应过来想推开黄少天时,却又不忍,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就让自己任性一次吧......

衣物散落在地上,喻文州抽出满是津液的手指,把它涂抹在自己早已挺立的**上。

“少天,我进去了......”说完一个挺身……

“嗯......啊......啊......”

......(少儿不宜,请自行补脑。。。)

屋外不知何时下了雨,淅淅沥沥,空气中充满了自然的芳香,鸟儿已经在树头上唱歌,嘤嘤成韵。

一早黄少天便醒了,腰下阵阵酸痛提醒着他昨日的疯狂。那……喻文州接受他了?黄少天努力地把脑中的念想抹去,这会儿只想静静地任身后的人搂着,希望多躺一会儿,就这样,再多一会儿就好。

一阵凉风从未完全关闭的窗户的缝隙中窜进,吹到黄少天袒露的胳膊上,冷得他一哆嗦,却还是一动也不动,生怕吵醒身后熟睡的人,怕这是一场美梦,一触就碎成千上万个碎片。

“少天,醒了?胳膊怎么这么凉,赶快把被子盖上,着凉了就不好了。”喻文州不经意间触到了黄少天的胳膊,吃了一惊,赶忙用被子把黄少天裹了个紧。

“啊现在已经十点了,文州,你今天不用出去吗?还是,你今天休息……”黄少天被闷在被子里,缺少新鲜的空气,说到一半时才不得不把脑袋从盖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里钻出来。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被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乐道:“少天,你看你的脸红得跟番茄没两样,是亲生的吧?”

黄少天的脸更红了,气道:“文州,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和它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再说它有我帅吗?有吗有吗?肯定没有!”

“好了好了,少天也饿了吧,我去把早餐端上来,一会就来。”喻文州轻轻在黄少天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转身穿好衣服出去了,留下黄少天一人呆呆地坐在床上,若有所思。

黄少天轻轻摸了摸额头那刚刚被喻文州吻的地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爱你,文州。

第三章 突变